宁夏摄影学习研习社

这是一个与爱情有关的展览,据说情侣们看完都哭了

博物馆丨看展览2018-06-19 12:50:26


当你老了,

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,

倦坐在炉边,取下这本书来,

慢慢读着,追梦当年的眼神

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。


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,

爱过你的美貌,以虚伪或真情,

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,

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。


在炉罩边低眉弯腰,

忧戚沉思,喃喃而语,

爱情是怎样逝去,又怎样步上群山,

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。

——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《当你老了》




天与短因缘 聚散常容易

这个世界 总在分分合合

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

白头偕老

似乎成了一个奢侈的词汇

一辈子

更成了最令世人唏嘘的诺言


看多了聚聚分分的你

还在相信爱情吗?



“金婚——林添福:56民族半世纪爱情镜像”


一个台湾摄影师

以四分之一世纪的生命时光

追寻56个民族那些跨越半世纪的爱情故事

让你重新找回 对爱情的记忆




相爱 或许是在那一年

义无反顾 穿越过无数荆棘

誓死不屈 偏与那命运相抗

世人笑你愚蠢 嘲你冲动

你却用一生的时间去证明

并不是所有人 都期待拥有两朵玫瑰

你偏做那傻子 守着一株无香的海棠



夫:达青,1925年生,珞巴族,西藏人。

妻:亚如,1927年生,珞巴族,西藏人。

结婚时间:1948年。

生育状况:1儿1女,女儿夭折,孙辈2人

拍摄者:李旭

拍摄地点: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南依乡琼林村。

 

记忆:

两人都属于珞巴族博嘎尔部落,达青是伯莱家族的人,亚如是达芒家族的一个奴隶,有一条小河隔开了他们各自所在的村庄。按珞巴族传统,他们属于不同的等级,不能相互通婚。

两人一起在地里干活时,达青看上了美丽善良又聪明能干的亚如,但苦于社会的鸿沟和自然的溪流,只能眉目传情,亚如也钟情于英俊厚道的达青,但也只能将感情埋在心头。有一天亚如突然得知自己的主人已将她卖(珞巴语中没有“娶嫁”的词汇,它们等同于“买卖”)给了别人。无情而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,两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远走高飞,一起逃进了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。亚如的主人知道后暴跳如雷,派人追杀他们。两人靠着爱情的力量,在深山中不停地跑了四天,几乎没吃东西,常常昼伏夜行,像野兽一样。多年后讲到那紧张、饥饿和疲惫,他们还记忆犹新。后来两人在一个僻远的小山村里安顿下来,并在那里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女儿。可惜她小小的就死了。1950年,喜马拉雅山南麓发生了一次特大地震,地震后第二年,两人辛勤劳作攒下了八头牦牛,向亚如的主人正式赎买了亚如,这才放心过上了他们的小生活。在1962年中国反击印度的战争中,达青当民工上了四次前线。

两人后来生了一个儿子达玛,并按珞巴族习俗给他“买”了一个妻子,总共用了四头牦牛、十头犏牛和八只猪。拍摄这幅照片时,达玛在米林县粮食局工作,老两口住在琼林村的一间小木棚,靠为别人编织一些竹器为生。


相爱 或许是在那一年

我甚至还不懂爱情

却在玩过家家的时候

选择了做你的新娘

而今你两鬓斑白 

我也银丝千万

但你依旧是我心里

那个骑着竹马的少年



夫:艾力·窝扎孜,生于1932年,哈萨克族,新疆霍城县人。

妻:玛依娜·希亚日,生于1935年,哈萨克族,新疆霍城县人。

结婚时间:1952年

生育状况:4儿2女

拍摄时间:2007年

拍摄地点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霍城县芦草沟乡


记忆:

两人从小在一起放羊,两家的毡包相距不到十公里,渐渐地便走到了一起。长大后两人一起骑骆驼去看用驼队驮来放映的电影。恋爱两三年后,艾力去玛依娜家提亲,聘礼为一头牛、一匹马和1000元钱。那时一千元可以买50只羊。婚礼时双方亲戚聚在一起,吃“那仁”(肉片煮面),热闹了一天一夜。从此他们在赛里木湖畔安居乐下来。夏去冬来的游牧生活中,6个孩子陆续降临。孩子们小的时候,生活过得十分艰辛。那时没有天气预报,碰上恶劣天气只能听天由命。1968、1969那两年,雪下了两米,他们的羊死了近三分之一。艾力的母亲在冬牧场去世,大雪阻隔无法带回墓地,只得埋葬在冬牧场里。现在搬迁牧场不再用骆驼,改为汽车后一天就可以完成过去半个月才能完成的转场。1985年后,两人结束游牧生活,长住赛里木湖畔,每日看日升云起,看月落星耀,在毡包里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艾力·窝扎孜还能骑马扬鞭,还能向老伴表达他的爱意,他说:那是他们一辈子最宝贵的财富。


相爱 或许是在那一年

山远天高 音信茫茫

流年纷沓 相聚无望

如今你就在我身边 

我却依旧无法得见

以为你会怨我

但你却只是微笑着搀起我

成为我的眼睛和拐杖



夫:吴老道,生于1923年,苗族,贵州省从江县人。

妻:滚老扑,生于1923年,苗族,贵州省从江县人。

结婚时间:1949年

生育状况:儿女4人,存活3儿,孙辈若干

拍摄时间:2002年

拍摄地点: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岜沙村

 

记忆:

按苗族规矩,同寨不同姓,只要双方情投意合就可通婚。两人就是同寨而婚。婚后3天,滚老扑就依当地“不落夫家”的风俗回了娘家,此后3年住在娘家,只偶尔回到夫家。

这一习俗由来已久,一是表示留恋父母,不忘养育之恩;二是在男家生活,一下还无法适应和习惯;三是马上居于夫家,旁人会嘲笑。

3年后,两人有了孩子,滚老扑才搬进吴家来。年轻时的吴老道开朗活跃,文革中得罪了干部而被判了7年刑,被押往劳动教养。不管丈夫如何倒霉,滚老扑多年一人当家辛苦劳累,两人从未相互抱怨、指责。

吴老道63岁时患了脑膜炎,双目失明,近20年都生活在黑暗之中,但他天性乐观,又有老伴相伴左右,生活始终快乐。


相爱 或许是在那一年

我是一座孤岛

你却环我以温柔之水

我是一颗沙粒

你却捧我如万世珠玉

于是

任现实坎坷 任岁月残酷

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


夫:白圣贺,生于1925年,排湾人,台湾台东县人。

妻:胡春兰,生于1926年,布农人,台湾台东县人。

结婚时间:1953年

生育状况:有儿子

拍摄时间:2006年

拍摄地点:台湾台东县延平乡布农部落

 

记忆:

胡春兰婚前追求者众多,却没人让她心动。后经朋友介绍,她认识了一无所有的外族人白圣贺,对他一见钟情并主动追求了三年多。白圣贺家里很穷,兄弟姊妹很多,13岁就离开老家四处做工。

胡春兰每周都去看望白圣贺并给他写信,白圣贺却不作回应,不相信有钱、有地位的胡春兰会爱上他。有一次约会时,胡春兰特意化了妆、用了胭脂,白圣贺却故意穿了破烂的工作服去见面;胡春兰觉得受到了伤害,却没有放弃。她用日语写了一封宣言般的信,表示要打开自己的心给他看:“让你知道我的爱!”白圣贺虽然为爱情打动,却依然怕弱势的自己受到伤害,只礼貌地回了几个字:“谢谢你的来信!”胡春兰仍旧坚忍不拔地追求。

她的感情终于慢慢地得到了族人和白圣贺家的理解。后来,胡春兰家将婚礼用品甚至新郎的西装、皮鞋都准备好了,让白圣贺乖乖入了洞房。

两人婚后住在布农部落。白圣贺辛勤劳作,挣下了很多土地。年老后,胡春兰要求跟白圣贺牵手散步,他还不好意思。有次胡春兰哮喘病发作住进了医院,希望白圣贺去看他,但白圣贺却借故去买菜种——他总是躲避公开表达感情的场合。

拍摄这幅图片时,夫妇俩在儿子的劝说下,把土地捐出去成立了布农基金会,用以发扬和传承布农文化。白圣贺还在坚持工作,不愿清闲下来。


相爱 或许是在那一年

我成为你的阿夏 

成为你“永远的情人”

走婚过程中的秘密相伴

漫长岁月里的艰难相守

自那一刻起 便似乎早已注定

毕竟一辈子

缺一秒 便都不叫永远


夫:关阶扎巴,生于1936年,摩梭人,云南宁蒗县人。

妻:关阶拉金,生于1938年,摩梭人,云南宁蒗县人。

       关阶平初,生于1942年,摩梭人,云南宁蒗县人。

走婚时间:1952年\1959年

生育状况:5女1儿,1女夭折,孙辈6人

拍摄时间:2005年

拍摄地点: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乡八珠村


记忆:

有着“走婚”习俗的摩梭人,始终保持着母系社会的文化传统:男性夜出晨归,晚上到自己喜爱同时也接受自己的女性“阿夏”(也称“阿注”)家居住,早上返回母亲家。关阶扎巴从十六七岁就开始了走婚生活,每晚他都去拉金家,两人谈情说爱,虽然要走一个多小时,但对热恋中的关阶扎巴却不成问题。摩梭人恋爱一般要秘密往来两三年后,才会对外公开他们的阿夏关系。因为关阶家三代独子单传,没有女孩就没法维持传统的母系家庭,所以关阶家必须将阿夏迎到自己家里,共同生活,生儿育女。到拉金家走婚两年后,关阶扎巴把她接到家里同住。在拉金生育后,关阶扎巴又有了一个名叫平初的阿夏,于是把她也接到家里一起生活。平初没有生育。此后,三人一直和谐地生活在一起。

拍摄这幅照片时,关阶扎巴与拉金所生的独子关阶益西,成为了永宁县扎美大寺的活佛。四个女儿和阿爸及两位阿妈住在一起,她们都有自己的阿夏,并生养了6个孙子孙女。


民族之分 肤色之别

地位高低 距离远近

也许世界总在被人为切割

但总有些感情会告诉你

那时赤绳系定 继而瓜瓞绵绵

并不是一段遥远的记忆

幸而时光不老 共赴白头之约

更不是一句空口的许诺


摄影师 | 林添福

台湾台北人

著名摄影师

中华摄影艺术交流协会执行/副会长

VOGUE国际中文版/特约摄影

泉州华光摄影艺术学院人像摄影/总指导教授




展览信息


展览名称金婚——林添福:56民族半世纪爱情镜像”

展览时间2016.12.03-2016.12.11

展览地点中华世纪坛一层中心展厅


手机扫码也可观看哦!







往期珍赏 · 珍品目录

(点击标题  即可阅读)


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金银器上的墨书题记

榫卯能玩儿吗?龙椅能坐吗?文物能摸吗?在这个展上,你都可以的

吃了这么多年的馒头,你才告诉我,我吃的居然并不是馒头

这小小的香球,经了潘金莲的手,竟成了俗物?

一个鸡食盆,居然被萨马兰奇亲手挑中,成了北京奥运会的“申奥大使”

全球21所设计最别致的博物馆,排在榜首的是这家中国博物馆



新版“看展览”APP上线啦!
更及时、更全面的展讯正在那里等你!


长按二维码下载





文 博  /  历 史  /  文 化  /  展 讯  /  馆 舍 推 荐  


微信ID:atmuseum
微博:@博物馆的那些事儿
QQ群:博物馆.看展览交流群
475225203

微信群:    扫下方二维码即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