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夏摄影学习研习社

李  蕊丨命运不是辘轳\/二(小说)

行走文学2018-06-19 15:50:51


“可是……”章主任还在犹豫,她两边为难,答应吧!又担心不好向院方交代,不答应吧!人都跪下求你了,也有这么多人看着,这个场可不好收啊。

“是啊,大夫,您就发发善心答应他吧。你看他也挺可怜的,年纪轻轻的就要失去妻子―孩子的母亲了。你也是做母亲的,相信你能体会得到一个做母亲的心情的。”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大婶红着眼睛说。

“就是,大夫答应他吧!”

“答应他吧,大夫。”人群中声音此起彼伏。

经不住大伙的糖衣炮弹,章主任动了恻隐之心,决定放林致杏走。她用双手示意大家安静,等声音全部消失了。她对关玉洋说:“我可以答应你,但我把丑话说在前面,只要病人走出医院,无论出现任何突发情况或意外,我们医院是一律不负责任的,这你听清楚了吗?”

“大夫,请您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找医院麻烦的。”关玉洋焦急的解释道。

“那好,你过来在这个协议上签个字,你妻子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关玉洋从章主任手中接过笔,在一张写有“本院规定病人一旦离院,发生任何意外都由病人本人承担责任。”的纸的下方落款处签上了自己的姓名。他的手抖得厉害,以至于字也写的歪歪扭扭的。签完字的关玉洋如释负重的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好像卸下了心头的千斤重担一般。

关玉洋通过人群往病房的方向走去,由于跪的太久,腿都跪麻了,走路一颠一跛的。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,见没什么事了,也作鸟兽状,一窝蜂似的散去了。

关玉洋走到病房门口,调整了一下情绪,轻轻的推开门,就看见窗户旁八床躺着的林致杏眼睛瞪的圆圆的紧盯着门口的方向。关玉洋几步跨到林致杏的床边,拉起林致杏的手,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说:“阿林,大夫答应了,答应放我们走,答应让我们出院了。”

林致杏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她知道关玉洋的为难处,一颗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,她把头转向了,把剩余的泪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坐上救户车,关玉洋不离不弃的坐在林致杏的身旁,拉着她的手,不停的唠叨着,从他们相识,到相恋,再到怀孕,生子;从一起做饭,一起刷碗,再到一起上厕所;点点滴滴,庄庄件件,一件不拉的讲述着。

不知不觉的就到了杏树林山下。医护人员先下了车,紧接着是关玉洋,他慢慢地松开了林致杏的手,林致杏却不舍的,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慢慢放开了关玉洋的手。医护人员用担架抬着林致杏,晃悠悠的走在上山的路上,关玉洋不离不弃的拉着林致杏的手陪在旁边。

此时,是深秋的天气,树叶黄了,满山的杏树大半的树叶都落了,走在上面发出“咯吱,咯吱……”的响声。到山顶时,医护人员气喘吁吁的,大口喘着粗气,关玉洋却像走在平地上一样,呼吸还是那么均匀。

医护人员把担架放在地上,识趣的走开了,把空间留给了即将生死离别两人。关玉洋跪坐了下来,从身后扶起了林致杏,让她看清周围的景色。杏树上的树叶差不多掉光了,有的树上还搭拉着一两颗熟透的杏子。

“洋,我……我想吃杏子。”林致杏柔弱的说道。

“好,你等着,我去摘。”关玉洋言简的回道。

他轻轻地把林致杏放下,把她的脸对着自己,起身快速的摘了两个杏子塞到了林致杏的手中。林致杏吃力的把杏子放到口中咬了一口,顿时满口的苦味,熟透的杏子少了酸味,有一丝甜。林致杏故意把咬了一口的杏子扔到了关玉洋身上,关玉洋努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,可是看着即将离世的妻子,他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,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“洋,我走了以后,你要照顾好自己,还有我们的孩子,你要好好的把杏儿拉扯成人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顿了顿,林致杏又说:“洋,你能抱抱我吗?”

关玉洋没有啃声,只是把林致杏抱在了怀里,下巴挨着林致杏的额头,身子一抖一抖的似在抽泣。

好半天都不见林致杏有反应,关玉洋拉开怀里的林致杏,“阿林,阿林……”关玉洋连喊几声,都不林致杏答应,他又晃了晃林致杏的身体,还是没有任何反应。关玉洋急了,他把手放在林致杏鼻子下,探鼻息,林致杏没了气息。

“啊……”关玉洋大声豪陶,他感觉天塌地陷了,他的世界只剩黑暗,无边的黑暗……

作 者 简 介

李蕊,宁夏海原县人。爱好文学,有作品发表于新媒体《行参菩提》。喜欢行走在跳跃的文字中,品读一本本文学书籍。





欢迎关注《行走文学》新媒体

在这里可以欣赏到启迪心灵智慧的散文、小说、诗歌

本公众号欢迎短小、精悍的文章

投稿请发电子版到13733877216@163.com